当前位置: 首页 >> 音乐

苏轼如梦令br年华逝去

2020-02-18 来源:广州娱乐网

苏轼《如梦令》
年华逝去,徘徊过的是否会依旧徘徊?故人不再,曾经藏在心底的又是否依然深埋?
依然记得那日的语文课上,当试卷讲评到这首词时,班上爆发出的那场哄笑声,伴随着重叠交错的 江上一犁春水 的高呼,和老师不解的呆萌,但仍然坚持镇住场子的敬业。
高三的,除了试卷还是试卷,枯燥如此,确乎已然成了一个定律。当然,若是细究起来,乐趣又确是无处不在的;而当时的这份乐趣,却是要归功于当年的春水和伊黎。春水是个男生,却白净似温婉的少女;伊黎是个女生,然豪放更胜不羁的汉子。他们正好是前后桌,性格又如此戏剧性的颠倒,但因着彼此都属健谈,实在交情颇好。
因是理科班,男多女少自然不可避免,于是乎任何一小点风吹草动的暧昧都会转瞬间被广泛传颂。在有心人看来,他们的这种交情便不可避免地被视作了别有内情,尤其,是在每个人都需要发泄点的前夕,还撞上了如此的天时、地利、人和。
对于哄堂的这场大戏,我并未过多理会,不是不能,而是,不想。
至今,我依然记得我回头的那一瞬,一向女汉子的伊黎脸涨得通红却一言不发,一向不愿卷入是非春水也半句辩解,说不清我当时的心情,许是不屑于从众,许是嫉妒他们的不约而同。
 
我是高二下才开始与伊黎熟识起来的,那时的我,情绪极度不稳。相交近两年的好友都因了成绩不理想的缘故,被迫离开了实验班;而我,磕磕碰碰间,依然辗转流浪于一群被寄予厚望的天之骄子之中,滥竽充数,每日得过且过,看不见未来,寻不到希望。
依稀记得,调好座位后,清醒地认识到已经回不去的那一瞬,从窗口直射进来的阳光穿透了已萌了新芽的春柳,刺眼异常,让我已然哭肿的眼睛更是泪意频生。但我还是执着的看向窗外的那束黄穗,似要将它印刻进脑海里,当时我满怀无奈地想着,这就是新生呵!伊黎并未强行说些来打破我的沉默,对此,我心中其实一直颇怀感激。
及至后来,待我从伤情的泥潭中挣脱出来,逐渐开始加入到伊黎的谈话中,才发现,也许我和伊黎性格迥异,但所好之处却惊人地颇多相似。当时,禁止在教室看课外书已然成为了班上的明文规定,但伊黎和我却都是无书不欢之人,是以,合起伙来相互放风看书便成了的家常便饭。我一直很怀念那段充实的,我得以透过一种全新的视角去重读我钟爱多时的红楼,也得以怀着一种全新的心态去接受我未知的领域。我可以伤春悲秋,亦可豪情万丈;我可以窥尽痴缠缱绻,亦可览尽波澜诡谲;从古时的风韵,到近代的传奇,一切的一切,不再因我的短浅而止步不前。
不得不说,幸而当时老师将我调离了原来的座位,又遇见了善谈的伊黎,否则,我也实在无法想象,看似冷情其实却深情的我会颓废到何种程度。说来,对于我的表里不一,伊黎从来怀着一种奇怪的羡慕,一如我曾无数次祈求上苍为何不让我拥有如同她一般的豁达。
直到高三的某一个周日下午,教室里只余我和伊黎两人,她是习惯性自习,而我,那时正为我的一个旧识准备生日礼物。四月天,阳光甚暖,照着我散放在桌上的手工小星星分外耀眼。
伊黎大概是自习得累了,伏过身来拿起塑料折叠管,半是叹息半是呢喃道: 真羡慕她,有你这么肯花心思为她准备生日礼物。也是,你原本就这样,心思细腻,温和柔婉,至情至性。而我,其实真的算是一个非常冷漠的人!
边说着,边又拿起另一根,丝毫不在意前一个的失败。我静静地听着,并不想搭话,看得出,她也只是想说而已,并不在意我的回答与否,在意与否。
其实也很难想象对吧,我看起来是那么热情,但其实,却只是什么都不在意。因为不在意,所以可以无所顾忌,放声大笑也好,失声痛哭也罢,不会祈求别关注,也不会恼恨别人的同情和怜悯......
那天,伊黎说了很多很多,我也听了很久很久,这是我从未见过的她,也是甚少展露于人前的她,不再那么肆意,整个人包裹在寒霜里,彷徨无助,就连春阳也破不开陈年的冰封。
的很多人,都活在面具下面,每天活成别人所希望的样子,受尽艳羡,却也会在孤独的角落里,除下伪装,无奈地舔舐自己鲜血淋漓的伤口。
我从来都知道,其实伊黎从未把我当成真心相交之人,无论同桌换成谁,她都会以自己独特的节奏自在地活好每一天;我也从来都知道,看到她这脆弱的一面并不是因为我的特殊,只是恰好的天时、地利、人和。但我还是宁愿欺骗着自己去相信,也许,冷漠如她,会在某个瞬间觉得我也算是个值得深交的好友。
那天之后,我再也没有看见过她那副摸样,仿佛,那只是我迷糊中迷糊着做的一场梦,梦醒无痕。
再后来,高三的最后阶段,伊黎被调离了前排,也离我甚远,一如我所料,和春水打得一片火热,也和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疏离。而不在我所料范围之内的,却是相比他们的那一段,我一直所以为的志趣相投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!
重情呵,总被无情恼,我想,也许,很多个瞬间伊黎也曾试着让我真正去明白吧!
归去呵归去,且去寻当年的,那江上一犁春水!
小孩健脾胃的药有哪些
东莞男科医院地址
南京十佳男科医院
友情链接
广州娱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