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音乐

召唤天骄第一百零九章以毒攻毒二合一节能

2020-10-19 来源:广州娱乐网

召唤天骄 第一百零九章 以毒攻毒(二合一)

场面一下子变得安静。

就连孟瑶都没想到,楚枫会半点面子都不给,直接怒怼过去。

轩辕龙城也是怔了怔,眉头扬起,充满着被人冒犯的震怒:“敬酒不吃……”

轰!

他话刚到一半,一股强绝的气柱赫然以贯穿天地之势落下,其内地水风火怒卷,仿佛重归混沌,炼化世界。

在孟瑶震撼的注目下,一头盖世大妖的庞然身躯于上方浮现,在楚枫的遥引下,完全不废话,直接就是最强一击,当头落下!

别忘了,这里是高安。

天骄门的主场!

“起!”

然而问天阁终究是万年传承,轩辕龙城惊而不乱,双臂上扬,如霸王举鼎,一道璀璨的屏障陡然现出,将问天阁一众全部遮蔽。

下一刻,穿透一切的强光,熔化一切的热浪,撕碎一切的劲气,就将整个深渊都淹没吞噬。

方圆十里内,所有突出的棱角尖刺瞬间磨平,沉重的石块在空中飞舞蒸发,大气在哀鸣,大地在颤抖。

“可恶!”

许久之后,烟尘缓缓散去,露出几张面沉如水的面庞来,为首的轩辕龙城更是脸色铁青。

因为眼前空空如也,再不见楚枫和孟瑶的踪迹,唯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巨洞,述说着无声的战书——

有种,就跟下来!

“大师兄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众人纷纷望向轩辕龙城,以他马首是瞻。

“有孟瑶在,他们必定是赶往幽冥禁法的祭坛了!”

所谓最了解你的人不是朋友而是敌人,轩辕世家与东海十三岛斗了万年,彼此就谁是武帝正统传人的问题上拼命狠掐,当然知根知底。

因此轩辕龙城十分笃定,在关系到人世安危的大是大非面前,孟瑶不会含糊。

“大师兄,那幽冥禁法或许与天品神宝有关,我们不能错失先机啊!”

正常情况下,问天阁也不至于真的化身为世界的守护者,必须要硬顶在破坏禁法的第一线,有人能主动去冲锋陷阵,堵那枪口,何乐不为?

但现在他们担心的正是天品神宝的机缘。

“我们轩辕氏蛰伏得实在太久了,连区区一个玄品宗主都敢放肆!”

轩辕龙城目光闪动,露出果决。

头顶有大妖盘桓,周遭布幽冥禁法,天骄门下随时随地出现,如此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占据,岂能再有迟疑?

唯有放手一搏!

嗖!嗖!嗖!

一柄柄灵剑自袖中破空而出,划过道道气浪,向着远方飞去。

问天阁此次嗅到了非比寻常的气息,来者自然不会只是轩辕龙城这么几位。

他们是尾随楚枫入渊,探听情况,青州之外,还有一众强者等待消息。

为首者更是千年前就赫赫有名的平天剑轩辕龙海,可与谪仙尊主相提并论的化生大能。

吼!

不过炼玄可不是摆饰,怎会任由他们求助援兵,巨爪下按,滔天妖风再现,那灵剑摇摇摆摆,直接被刮得东倒西歪。

更有一顶大日王帐徐徐浮现,内部隐现三千弟子,九星龙渊阵蓄势以待,剑光穿梭,无物不斩。

“布九仪天遁阵!”

轩辕龙城见了冷笑一声,手中赫然展开一张阵图。

随着他一声令下,众人默契无比地行动开来,一杆杆阵旗插落,一道道法诀打入。

天罡地煞相辅相成,灵剑流光矫若游龙,妖王炼玄的身影逐渐消失了,大日王帐也被遮蔽。

阻截失败!

若论阵法,自灵品以上,所有宗门都会准备,但随手拿出阵图,这就是万年传承的底蕴。

“楚枫,凭借区区一头妖王和大日族的破烂帐篷,就想与我问天阁抗衡?太天真了!”

阵法功成,援军将至,轩辕龙城神色一轻,得意地冷笑起来。

在他眼中,楚枫就如跳梁小丑,用不了多久,便会倒在身前,悔不当初。

万载的漫长岁月,轩辕世家不知看过多少宗门世族起起落落。

如天骄门这般于短短数年内暴发膨胀到这等程度的,确实罕见至极。

若能发展下去,说不定数百年后真有冲击地品的可能。

但是很可惜,这一次,楚枫惹上问天阁,这如彗星般崛起的天骄门主,势必会如彗星般陨落!

那么天骄门能够抵挡问天阁吗?

答案确实是不能。

即便有大妖炼玄、大日王帐乃至一众天骄,于硬实力上依旧差得太远,双方正面交锋,看不到丝毫胜利的希望。

然而自信满满的轩辕龙城万万没有想到,真正的关键所在不是青州,不是这兴明郡的无尽鬼渊中,而是远在数万里之外的玄州。

大夏最西境,与玄雾山脉接壤的玄州!

此时此刻,那里正面临着千年以来最强的兽潮!

“无论看多少次,都是这么的震撼啊!”

王怜花站在高峰上远远眺望,视线所及,皆是密密麻麻的兽海,一眼看不到头。

而这些可不都是普通的野兽,只会用嘴爪撕咬,它们乘风驭电,口吐酸液,甚至直接横扫出凝如实质的狂暴劲风,砸在地面上,将大地都轰击出蛛般的裂痕。

所幸在它们的前方,驻立着一座巨大的黑色城堡。

大量的圣武军聚集于城墙之上,正顽强地抵抗着兽潮的侵袭。

与北境抵挡大日族的圣武军相比,这座城堡中的士兵明显更加精锐强悍。

他们穿着成套的龙鳞铠,手中拿着灵品级的制式长枪,每一下刺击都能击破巨兽坚韧的甲壳,留下处处不断流血的创伤。

而圣武军中,还有身姿窈窕,不断游走的落花宫弟子。

她们纤手上扬,针落如雨,不仅刺向群兽的要害部位,还拈花吟唱,带着神奇的疗伤效果,令战士们士气高涨,奋勇杀敌。

即便如此,局面也是大大不利于人类一方。

因为敌人的数量实在太多了。

所谓兽海名副其实,一样望去,简直让人看不到土地的存在。

而不仅是地面,就连天空也飞满了形形色色的怪鸟奇兽,来去如风,喷吐着可怕的毒液,劈头盖脸地淋下。

最为可怕的,还是远处天边漂浮着的一个庞然大物。

那是一只形似蜈蚣的庞然巨兽,长达数千米,全身上下密布着大大小小的圆形气孔,无数的飞鸟奇兽就在其中穿梭来去,远看就象是一艘生物战舰在天空翩跹移动。

它的作用,确实如同是兽族的大日军帐,航空母舰!

而不仅仅是运兵,巨兽还有着极其强横的战斗力。

它的两侧各有数百只巨型长足,在空中如同龙舟划桨,倏然跨越数十里。

每一次整齐无比的划动,更搅动出风起云涌,凄厉的破空声让下方受伤的人类抱头惨呼,恨不得将耳朵扯去。

除了音波,在那巨兽前端还有着八根巨大的触须,不断挥动,每每有阵法阻挡,便张开巨大而狰狞的口腔,喷出火焰般的气流。

“万兽王座……”

王怜花缓缓吐出一口凉气。

虽然无法看见,但他很清楚,葬天狮王就端坐于那巨兽的中心浮宫,冷冷地俯视着大地。

兽潮至今已有数月,大妖级别的存在也出战过,这真正的主使者却一直隐于幕后。

这是威慑,更是一场无比耐心的狩猎。

如今落花宫和圣武军已是强弩之末,他们不断地战斗屠杀,兽群不断前仆后继。

尸体早就堆积如山,满地横流的血浆浓液,简直让人作呕。

真我武者也是人,甚至连返虚尊者都没法抗住无穷无尽的杀戮。

身体会疲惫,真气会枯竭,精神更会涌现出无力。

“照此下去,不出七日,此城必破,宫主还不做最后的决定?”

王怜花收起折扇,不再旁观,转身向着后方百花天车。

“公子的想法太过异想天开,我落花宫虽是女流之辈,也有守护人界边疆之责,让它们去往青州,实在太过冒险……”

一道婉转美妙,动听至极的声音传出,花想容素面朝天地走出,那不做任何遮掩,坦坦荡荡的丑陋面庞上,露出沉吟之色:“除非公子能将真正的意图告知,本宫才好权衡!”

作为紫府之下第一人,又是一宫之主,她的地位何等崇高,平日里又岂会与一个真我武者如此平等交流。

但王怜花不同。

落花宫不是尼姑庵,不会禁止男人出入,但宫内女子大多眼高于顶,因此宫外设有九道难关,以考验来者。

这些难关绝不是只靠武功硬闯,而是涉及天文地理,琴棋书画,奇门遁甲,诸多杂学,千年以来能够全部闯过的不出五指之数,大部分人得以闯过三关,就有资格入宫拜访。

而王怜花于短短六个时辰内,连破九关,打破了麟王一日过关的记录,方才得到两位宫主召见与看重。

单单是凭借这点,就足以上八方名动榜,一举成名,更别提他出了匪夷所思的一计,解兽潮危机。

落花宫有仙宝彼岸金桥,乃是曾经的佛门之宝,拥有跨越空间,架设通道的可怕威能,化天涯于咫尺。

王怜花提议,动用彼岸金桥,架设出一条连通玄州与青州的通道,将兽潮引入青州,由天骄门代为解决。

如果不是这位天骄门使者展现出无与伦比的才华,当场就要被丢出去。

但现在,王怜花再度提出时,花想容却有了意动之色。

不仅是因为局面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,更在于天骄门主楚枫名动中央十二州。

这样的人物,自然不会做儿戏之事,那么王怜花提出的解决办法,就有了深思的必要。

“宫主何必多虑,青州是我天骄门的根基,岂有自毁的道理?瞧,问天阁都已就位了!”

袖中一枚符箓遥遥升起,借助水月镜之力,将无尽鬼渊的画面呈现在眼前,王怜花好整以暇地一笑,指着上面那布置出的九仪天遁阵道。

“幽冥禁法?”

花想容的关注点却在另一处,露出了动容之色,又有些了然:“你们是准备以毒攻毒?”

“然也!”

王怜花笑道。

“葬天狮王不会中计……”

花想容微微摇头。

“我们那自然有不得不让他上当的准备!”

王怜花胸有成竹。

两人几经交锋,无论这位落花宫主有何疑难之处,王怜花都对答如流。

“呵,你是个好使者,天骄门真是出乎意料的存在!”

最终,花想容纤手上扬,于天女散花,仙音绕梁中,一道金桥陡现,向着天际彼岸延伸,仿佛没有尽头。

“姐姐住手!”

彼岸金桥一出,另一道曼妙无双的身影陡然自天车内飞出。

这想要阻止的赫然是落花宫二宫主,花溅泪。

“若此举令妖族重新占据大地,这万古罪责,将由本宫来一力承担!”

“我等定不叫宫主失望!”

面对这天下第一美女的阻拦,王怜花头也不回,花想容也不为所动。

金桥架起,天地剧变,那前仆后继涌来的兽海没入桥上,如泥流入海,直接消失不见。

“停!”

威严无比的声音终于从浮空巨兽内传出,若潮水般的席卷立刻停止,就像是按下了定格的画面。

然而就在这时,在彼岸金桥另一边,一道熟悉的狮吼声遥遥传至。

“炼玄!”

一道通天彻地的巨狮身影顿时自万寿王座上浮现,四头齐仰,发出愤怒的巨吼。

葬天狮王,首度现身。

如果炼玄还是一头大妖级别的铁心狮子,臣服于人类,倒也不算什么,但偏偏炼玄晋升为四灵王狮,成为了和他一样的妖王,再臣服一个连返虚都未至的人类……

那就是任何存在都接受不了的巨大耻辱!

这让葬天狮王在十八路妖王中沦为了笑柄,唯有用鲜血才能洗刷!

兽潮再动。

这一次甚至万兽王座两侧的孔洞全部开启,涌现出比方才整整多出数倍的飞禽走兽,向着金桥狂扑而至。

“那是什么?”

“天呐!

回到深渊内,轩辕龙城的九仪天遁阵刚刚布置,更有诸多高手齐至青州,便要将天骄门碾成齑粉,一幕肝胆欲裂的景象直接上演——

数以百万计的兽与妖如流星般自天穹出现,拖拽出熊熊的火光,当头砸在阵法上。

轰!

哈尔滨白癜风
先声药业上市
软肝的药哪种效果好
友情链接
广州娱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