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情感

生物炼金手记第173章无黑暗搭配

2020-05-21 来源:广州娱乐网

生物炼金手记 第173章 无黑暗?

波丽虽然主修物理,但其他课程必不可少,包括了很多美国学生深恶痛绝的数学等。

当然,还有一门深受学生们喜爱的哲学课。

午餐时间,波丽领了丰盛的菜肴,坐到了一张空着的桌子边。

圣门高级中学是洛杉矶近郊的一所高档私立高中,一年近两万美金的学费可不是普通美国工薪家庭上得起的。

虽然名字带着圣和门,但这所学校却是不折不扣的非教会私立学校。

据波丽所知,圣门中学背后有着幽暗圣堂的影子,算是其众多基础之一。

大概这就是为什么这所学校叫“圣门”吧,波丽一边拿着勺子搅拌盘子里的土豆泥,一边侧着脑袋想着。

“嗨你好,我可以坐这里吗?”

一名红褐色头发的女孩指着波丽对面的位置,笑着问波丽。

换成以前,波丽肯定想都不想的回绝,要么自己端起盘子离开。

但现在的她已经敞开的心扉拥抱新生活了。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波丽对她露出自己的微笑。

女孩开心的在波丽的对面坐下,并隐晦的伸出左手朝背后比了个剪刀手。

七八米外的一个长条餐桌上,几个男孩看到手势后低声交流着。

“看,多兰成功了,你们谁说那女孩高冷来着?”

“好了,欧克斯,多兰成功了又不是你成功了,激动什么,再说,多兰是女孩。”

“切。。。”

波丽不知道男生们的对话,但对眼前主动接近她的女孩还是很有好感的。

她来这所学校两天了,但还没什么朋友。

“你好,我叫多兰.格兰特。”

“我叫波丽.奥尔本。”

波丽朝她笑笑,为避免可能的麻烦,她的姓氏被做了修改。

当然,她知道世界各个地区大致上是正义力量要强于邪恶的,只是因为需要防范的面积过大,所以才会在有时候被集中一定优势的邪恶有机可乘。

而邪恶一方的定义非常广,也不是所有黑暗面的全都是疯子。

比如吸血鬼,虽然自己和父亲之前差点被吸血鬼杀了,但血族确实是不会毁灭地球的那类,甚至屠杀人类之类的事也不太会做。

所以,虽然大部分情况下是见面眼红,可有时候,守护势力也会和类似血族一方进行有限度的合作。

“波丽,你是哪人?有人说你的理科成绩非常不错呢。”

波丽咀嚼着口中的牛肉,将之一口吞下。

“我原来住弗吉尼亚州,至于理科成绩,没错,我的入学测验在理科全是A+,怎么样,厉害吧?哈哈哈。”

波丽这样自夸非但没引起多兰的反感,反而觉得她率真爽朗,是个不错的朋友人选。

“真强,女孩子很少有这么厉害的,在以前我只见过两个华国来的女学生在这方面强的变态。”

格兰吐了吐舌头,对波丽表示佩服。

“下午的哲学课你去吗?”

“嗯,去的,很少见高中专门设这个正规课的。”

。。。

因为喜欢这个老师哲学课的人着实不少,而这位中年博士每周只有一节课,所以这门课自开课以来就是用了学校的阶梯教室授课的。

这在高中还是比较少见的。

要知道,因为老师数量较多且崇尚启发式教育,一般的课程,一个教室也就十几个学生和一个老师。

波丽和多兰走进教室的时候,已经有数量众多的学生先他们一步到达了教室。

“嘿,多兰,这里,我们留了位置!”

几个位于教室中段的男生热情的挥着手,正是午餐时那几个。

“波丽,他们是我的好朋友,他们早就想认识你了!”

短短两个小时已经和波丽混熟的多兰拉着她就往中间位置走。

而波丽则轻松活泼的跟着。

很快,波丽就认识了欧克斯等人三个男孩。

教室渐渐坐满,甚至也有迟来一点的学生站在后排。

波丽一边和几个男生以及多兰聊着天,一边观察着教室。

想着这个哲学老师看来蛮受欢迎的。

“嘿波丽,你们家圣诞节要出去度假吗?如果不出去的话要不要在假期和我们一起?”

欧克斯问着波丽。

“我们有个派对,会很热闹的要按规定及时报告并妥善处置。”

“抱歉了欧克斯,我们家圣诞节虽然不出去度假,但是我还要上格斗课和剑术课,只能下回再参加你们的派对了。”

多兰吃惊的转过头。

“不会吧,波丽,那是圣诞节,你居然还要上课?而且是格斗和剑术,我没听错吧!”

“对,多兰,我非常希望自己得到足够锻炼,那两门课可是我求了很久,才得来的机会,是姐姐送给我的圣诞礼物!”

波丽说着说着,眼睛里好似亮起了小星星。

这种崇拜的眼神边上几个都看得出来。

不晓得波丽的姐姐是干什么的,难道是奥运冠军?

“好了同学们,又到了我们见面的时刻,嗯,大家还是这么热情!”

“可惜我妻子只给了我10个甜甜圈,拿来分的话你们肯定连味道都闻不到,唔,还是我自己吃吧!”

带着扩音麦克风的察尔伦博士走进了教室,两句话就引得教室里学生们哄笑一片。

他做做手势,同学们非常配合的安静下来。

“今天的我们照例来做一个课题讨论。”

“呲~~”随着划动黑板的向上滑开,露出了早就写好的几个英文单词。

“探讨你心中的黑暗与光明。”

黑板一打开,既有学生默默的读了出来。

“没错同学们,这次的课题就是这个,是不是觉得有点俗套?”

下面又是一片善意的哄笑。

“但人性的讨论一直是哲学上的重要课题,如果没有人性,我们也就不配被称为人类了。”

“这个课题有很多种解读,道德素养、世界污染、战争动乱等等,你们可以畅所欲言。”

“那么首先,由我来做个有趣的假设。”

“假如世界一直笼罩在被毁灭的危机之中,可以是核危机,也可以是外星人入侵,当然,也能是疯狂科学家什么的。”

“那么你会不会挺身而出?不要想当然很草率的说YES,想象一下,随时而至的爆炸死亡甚至被研究的生不如死,你的父母家人可能被牵连,只要做缩头乌龟,总会有别人去拼命,你会不会出头?”

“注意,我是以很严肃的方式在提问,不要把它当成络上随手可以回复的或者论坛帖,每个站出来回答的同学都要说出你的看法。”

“嗯,我会根据你的回答计入学分,或者扣除!”

在察尔伦说出开始回答的瞬间,就已经有学生抢着举手了。

看到这个学生举手,察尔伦和在场的其他很多学生都笑了起来。

“好吧费德曼,我知道你又要质疑我的论题了,起来吧,看我怎扁母语带哽咽地用闽南语说么说服你。”

台下又是一阵笑声。

多兰小声朝波丽解释着:“这个即兴节目每周都要上演,费德曼也是察尔伦博士最喜欢的学生之一。”

费德曼请读者仅作参考神态轻松的站起来。

“首先,察尔伦老师,我觉得你还可以加上死神、吸血鬼狼人或者汤姆猫,老师,我只是觉得,以现今世界,整体的环境之下,用黑暗面来对比不太恰当,我觉得用阴暗面更合适一点,也更有代入感。”

很产品渠道差异化代理模式显然,费德曼只是以美国的环境代入,忽略了战乱地区和一些其他国家。

察尔伦正要回答,却突然发现教室中段,一个陌生的女生举起了手。

他露出了微笑,示意她起来发表意见。

波丽觉得那个费德曼就是在刷小聪明刷存在感,而对于老师的这个问题,她比这些人有更深刻的认识。

她站起来,首先看向费德曼。

“没有黑暗?你之所以看不到黑暗,是因为有人竭尽全力把黑暗挡在你看不见的地方!”

赣州治疗男科方法
新疆妇科专科医院
宝宝咳嗽厉害有痰咳不出来
十堰好的白癜风医院
江苏治疗白斑病费用
跌打损伤吃什么好
友情链接
广州娱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