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社会

一br当他一口气喝下第三坛花雕

2020-01-22 来源:广州娱乐网

【一】
当他一口气喝下第三坛花雕,示意伙计再拿一坛来时,他看到酒馆里所有人讶异的目光,箭一样射在他身上。就连原本坐得稳稳的掌柜,也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。
啪地一声,他把一锭银子甩在了桌上。冷冷地重复一遍:“小二,酒!”
那银子足够买十坛上等的竹叶青了。掌柜的呶呶嘴。酒来了,还是花雕。
他一口一碗。然后,又是一碗。眼神却越来越清亮。旁边的人瞪圆了眼,像看怪物一样,难以置信地看着他。莫非,是酒仙下凡?
怎么这么不经喝?他皱眉,桌子一拍:“再来一坛!”
话音刚落,一道耀目的白光微闪,一位白衣胜雪的女子走了进来,径直走到他面前,伸手扣住他左手,美丽忧伤的大眼睛泪光盈盈:“再喝下去,你会醉的。”
是么?他森然道:“我倒是想一醉方休。只可惜……”
目光一转,他看向她,突然笑得有些邪魅:“只可惜,我怎么也喝不醉。你说,我该怎么办?要不然,你,陪我一起?”他指指对面,示意她坐下来。
她盯着他,半晌。他望着她,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。
长叹一声,她终于低下头去,呓语一般:“你这,又是何苦?”
他忽然就被那一声叹息搅得心烦意乱起来,近乎粗暴地吼道:“我喝我的,你走你的。你我,原本各不相干!小二,酒!拿酒来!”
砰地一声脆响,青瓷的酒碗粉骨碎身。
她愕然,惶然,凄然:“你一定要这样对待我,跟你么?”
他伸手捉住她尖尖的下颌,看着那张泫然欲涕眉目如画的俏脸,语气冰寒入骨:“那么,你想我怎样对你,王爷夫人?抑或者,我该称你一声母妃?”
这一句,足矣击碎她所有的忧戚和伪装。泪,飘然若雨。心,跌至深渊。
她拼命挣脱他的掌控,眼神凄凉而复杂,像一只受伤的小鹿,看得他心很虚。
蓦地转身,一袭雪衫翩袂着,像一只破碎的蝴蝶,掩面狂奔而去。
啪哒,酒红色的坛子跌碎在地上,殷红如血色蔷薇,开了满地。
他以手伏桌,踉跄着起身。
谁说他没有醉?醉的只是他的人,却不是他的心。
当他再也看不见那只粉蝶一样飘盈的身影时,低低唤了一声“香儿”,便纵声狂笑起来。几乎是在同时,整个人轰然坍塌。
一同倒下去的,还有那一堆桌椅,一张狂躁得近乎扭曲的脸。
【二】
姽婳拔足狂奔。
长风掀起她如瀑的青丝,素色的衣裙不染纤尘。
明媚的阳光落在她玫瑰般柔软娇艳的唇上,墨如点漆的深瞳像一汪清泉。
但她不停地流泪,不停地奔跑。似乎唯有这胭脂清泪,方能洗刷她心中的悲苦与无奈,也唯有这马不停蹄地奔跑,方能让她的思绪不再停留在那一声寒郁而绝望的呼喊中。
王爷夫人。多么可笑又多么可悲的称谓。为什么会是这样?
烟雨,难道你不懂我的心么?别人可以笑我,伤我,为何连你也这样对我?难道,从此以后,我就再也不是你的香儿了么?
脚下一绊,姽婳重重地跌倒在草丛里。
一只受惊的小鸟振翅掠过,自她的头顶扑楞楞起飞。
姽婳咬紧下唇,痛哭失声。
“香儿,我弄痛你了么?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那个着烟青色儒衫的男孩儿扑闪着大眼睛,羞涩而慌乱地捧起姽婳的小手,轻轻呵气。
其实是她自己跌倒的。而且,并不是很痛。
看着男孩紧张而焦灼的神情,姽婳粲然一笑,露出一排细密雪白的贝齿。
男孩呆住了。
姽婳抽出小手,拍拍粉白的儒裙,撅起小嘴:“烟雨哥哥,我要吃无花果。”
叫烟雨的男孩儿回过神来,一叠连声地说:“好,好。你等着,我这就去找娘要。”话音未落,烟青色身影瞬间消失在拐角处。
姽婳再一次慧黠地笑了。
每次她想吃无花果的时候,都会故意在他面前不小心摔跤或是碰倒。然后,他会很自责很紧张。再然后,他会想方设法去为她找。
只因为,那时的她,不知道为何竟会那么爱吃无花果。
她想吃,他去找,去要,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这样的游戏,孩提时的他们乐此不疲。小小的心,漾起一丝丝温馨和甜蜜。
只是,那个喜欢吃无花果的女孩,如今却成了他父亲的王妃。而那个烟青色隽秀飘逸的男孩儿,却成了她姽婳的第三子。
并不是每一个春暖花开的时节,都是那么令人憧憬和向往。也不是所有的时令,都能像年少春衫薄时过得那么无忧且快乐。就像今年桃花开得正艳的时候,一道圣旨下来,姽婳被正式册封为康王无尘的八王妃。
四月的芳菲,已至茶糜。日光倾城,流景明媚,始终抵不过心中的漠漠轻寒。
世上最冷,是清寒。
【三】
康王府,后花园。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人间极景四月天。
无尘满面春风,踌躇满志地临风而立。四月的长风拂过,暗香盈盈,熏然欲醉。
心念一动,随口道:“香儿呢?去把八王妃找来,我要与她同赏这春色满园。”
侍女站着不动。无尘恼了,抬腿就是一脚:“该死的蠢才,没听到么?快去!”
侍女噗通一声跪下,抖索道:“奴婢该死,请王爷息怒!只是,只是……”伏在地上嚅嚅着:“八王妃,她,她不在府中。”
无尘拧眉,冷哼一声:“不在府中?她去了哪里?说!”
“她……”侍女刚想张嘴,蓦然看到一袭雪衫的姽婳正神情寥落的穿过花园的月牙门,往这边走来,灵机一动:“王妃她,就在这园中。”
无尘返身,果然见到那道清丽绝伦的身影,心头一喜,欢呼起来:“香儿,本王正想找你,你就来了。恰是心想事成,一点灵犀!”
像被突然揭穿心事一样,姽婳脸色刷地变白,咬紧下唇,一声不吭地钉在那里。
无尘微有不悦。
他是王爷。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缘何这个小小的姽婳竟然不听自己的召唤?
但她是个不折不扣名动天下的美女。无尘无论如何也恼不起来。更何况,她是皇上亲自赐婚,借他个胆,也不敢妄动虚念。
无尘缓缓踱过去,俯身握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,怜惜道:“香儿,脸色凭差!你,不舒服?”
姽婳摇头。想想不妥,复又摇头。
无尘糊涂了:“来人!送八王妃回房,小心伺候着。传太医!”
姽婳急道:“王爷,我没事,我很好。”
无尘纵声大笑:“你我不日即将完婚,我可不希望我的八王妃做个不快乐的病西施。香儿,你先歇着,本王晚点再来看你。”
姽婳低下头去:“是。香儿恭送王爷。”
无尘伸手,似乎想一亲芳泽。但不知为何,突然之间却缩了回去,大步流星走开,三两步就不见人影。唯有满院牡丹、蔷薇、桃红李白香艳入骨,随风浅曳。
还有,一个清冷肃然的姽婳。
【四】
琴声婉转,渲染着丝丝缕缕的惆怅和缠绵。琴声过处,阵阵落红纷飞如雨。
明明是去书房。为何听到这清凉如诉的琴声,竟还是不由自主地走了进来?
烟雨默立在姽婳窗前,神色凄然而古怪。
不是都要做王妃了么?为何琴声如此悲切哀怨?难道她,心中还有不舍和牵念?会吗?烟雨靠墙,颓然抱头。
香儿,你真的,愿意做那个什么王妃么?荣华富贵对你,真的就那么重要么?
铮地一声长鸣,琴弦嘎然而止。侍女呀地惊呼:“弦断了两根, !”
姽婳怔怔地,双手依然伏在琴上,仿若未闻。
半晌,烟雨听到一阵低低的叹息和啜泣。他的心,没来由地痉挛起来。几乎是狂奔着跑了出去,撞翻了走道上的盆景。
门突然开了。
一张梨花带雨的绝色容颜。一庐淡若轻痕的袅袅青烟。一把断了两弦的古琴。几支悄无声息的玉兰。
姽婳看着那道烟青色的身影,一晃,再也不见。然后,她慢慢地,慢慢地蹲下身去,将含烟滴翠的盆景扶了起来。
烟雨,我知道是你。一颗珠泪扑簌簌跌落,打得她手背生疼。
你听得到我内心的挣扎和呼喊么?你能感受到我内心隐逸的思念和疼痛么?
又是一颗珠泪滚落。再然后,泪雨,终于遏制不住地溃堤而出。
“ ,你为何不去跟小王爷说清楚?我想他一定也很难过。”侍女在后面,轻轻地,轻轻地劝解。
姽婳忽然抬头,快速而坚决地说:“不许告诉他。永远也不要告诉他。”模糊而凄切的神情吓了侍女一跳。
“宁愿是我负他,也不愿他为我做无谓的抗争。”姽婳喃喃低语。像是对自己,又像是对别人。
烟雨,烟雨,你可知道,我不再是那个冰清玉洁的香儿了么?我不值得你再为我停驻,如此用情至深了么?可这里边的纠结跟无奈,你又能理解多少?
【五】
“香儿还是那样,不声不响,也不吃东西?”说话的是一个短小精悍的中年男子,鹰一般的眼睛射出犀利而狠辣的光,令人不寒而栗。
烟蓝色儒裙的女子长得很美,酷似姽婳。神情肃冷,却不答话,仿佛置若罔闻。
男子怒道:“我问你话,你干嘛不回答?”
女人看他一眼,冷冷地说:“你自己不会去看么?香儿的死活,你会理么?你做的好事,难道自己还不知道?”
男人眼光一矮,瞬即一掌掴在了女人脸上,留下五个深红的手指印:“你少啰嗦!两个不识抬举的东西!我这么做,还不是为了咱们这个家,为咱们女儿以后的生活着想!”
女人挨了一掌,周身冰寒,森然道:“说到底,无非是为了你自己的那点功名利禄和所谓的前程!你若真为这个家,为咱们女儿着想,就不会把她往那个比你还大的男人身上推!”
男人勃然大怒:“滚!都给我滚!”
女人冷笑,返身就走。男人一把拉住:“我告诉你,你得把香儿给我看牢了!若在大婚期间有个什么闪失,看我不扒了你俩的皮!”
女人无奈,恨恨地盯他一眼,颓然转身。
身后,是男人志得意满的笑声。
女人站住,喉头发紧,泪水盈了满眶。
香儿,都怪我!娘怎么会给你找了这么个禽兽不如的继父?罪孽呀,香儿。
女人掩面,嚎啕大哭。
阵阵乱红,飘飞,辗转,零落,归于尘土。
这世上所有的富贵荣华,不过是昙花一现,镜花水月。却,为何会有那么多人看不穿,还趋之若鹜,不择手段地苦苦追寻呢?
【六】
姽婳默默地坐着,像一尊雕塑,不知道坐了多久。
“香儿,我们去放风筝好不好?你看,天高云淡,最适合放风筝了。”眉目俊秀的少年烟雨拿着一个蝴蝶风筝,满脸兴奋和期待。
姽婳接过斑斓明丽的蝴蝶,率先跑了出去。返身对着愣神的烟雨微微一笑,倾城。
莺飞草长,岸柳繁花。两个玉骨冰肌的少年男女沿着河堤欢呼雀跃着,留下一嘟噜一嘟噜银铃般的笑语,随风飘得很远,很远。
十二岁的姽婳一袭雪衫。唇不点自红,眉不描而黛。柔暖的阳光安安静静地落在她脸上,清纯而明媚,像一朵娇艳绝丽的蔷薇,裙袂翩翩。
看着她毫无芥蒂巧笑倩兮的样子,烟雨心跳得很快。目光就那样深深地、痴痴地跟着她打转。
并不是第一次见姽婳。但烟雨每一次见她,总觉得她是那样与众不同。虽不施粉黛,却依然有着无与伦比淡到极致的美。
突然地,烟雨紧紧捉住姽婳双手,顺势一拉。姽婳收不住脚,扑跌在烟雨怀里。柔软如花瓣的秀颜,蜜粉色吹弹得破的肌肤,还有一丝淡淡的幽香暗潜。微微扑闪的睫毛像一只振翅欲飞的蝶儿,娇羞不胜。
烟雨心旌俱摇。
姽婳轻轻挣扎一下,飞出两朵红霞,一直红到耳根。
姽婳低呼,吐气如兰:“烟雨哥哥,你,放开我。”
烟雨心如鹿撞,双手环住她不盈一握的蜂腰,突然俯身,飞快地吻上她玫瑰般温热而柔软的双唇。如一只翕动的绿蜻蜓,点过水面。美好。清纯。浪漫。柔润。
姽婳呆住了。下意识地勾住烟雨脖子,鼻尖相抵。
四目相对,姽婳突然嘤咛一声,小兔般蹦了开去,碎步盈盈。
雪白的衣裙,墨染的青丝,娇柔的身段,愈发衬得她像个不染纤尘的仙子。
烟雨心跳漏了半拍。等他回过神来,姽婳已跑远了。杨柳暗香欲沾衣。
微笑浮起。烟雨丢下蝴蝶,一阵风似地追了上去:“香儿,等等我。”
风中传来咯咯娇笑,像一串悦耳的风铃:“烟雨哥哥,你追不到我。哈,你追不上我。”话音未落,人已如飞跌的风筝倒了下去。
烟雨疾步上前,顺手捞起姽婳,俩人同时倒地。
只不过,姽婳倒在了烟雨胸前。而烟雨,则重重地倒在了地上。
姽婳羞涩而慌乱地急欲起身。烟雨怎舍得放手?微闭上眼,一把将姽婳笼在了怀中,满足而深情地叹息。
天很蓝很蓝。云朵像一大片雪白的羊群。紫燕呢喃着,在头顶来去。远处,漫山遍野的桃花粉紫凝凝。
烟雨翻身,将姽婳环住,深深地看她,仿佛要将她看到心里去。声音温柔得滴出水来:“香儿,你是我的香儿。你我生生世世,不离分。”
这就是世上最动听的誓言么?姽婳轻轻咬住下唇,幸福而甜蜜地闭上了眼睛。
“小王爷,快回去,王爷找你。”美好而平静的画面被突兀的打破。
是,姽婳的父亲。一个落魄的江湖人。他的名字很奇怪:剜心人。
他,算得上是烟雨的师父。其实是无尘王爷最得力的手下。许多秘密的差事,都是他来去无踪,悄无声息地去办。
只是,烟雨却不怎么喜欢他。因为他身上总带着一股世俗的,诡异的邪魅。他的眼神,夜鹰一样,尖锐而凌厉,带着一丝,阴郁而霸道的杀气。
是,杀气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,烟雨也不知道。可他是姽婳的父亲,所以他还是对他很好,很客气很尊重。虽然,他只不过是姽婳的,继父而已。
【七】
“事情进行得怎样了?”蒙面黑衣使者背对着剜心人,语气冰寒,不带任何感情。
“请告诉尊主,很顺利。”剜心人垂首恭谨地回应。看得出黑衣人的身份很高。否则,以剜心人如此身手,不可能表现得如此谦卑。

共 166 8 字 4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姽婳在字典里是“女子的体态娴静美好”之意,出自宋玉的《神女赋》:“既姽婳于幽静兮,又婆娑乎人间。”在这篇小说中,姽婳是一个女子的名字,有着绝美的容颜。幼年,父亲及家人共十五口惨遭恶人毒害,只剩下她与母亲二人在那场杀戮中幸免。母亲无力抚养姽婳,同时为报这血海深仇下嫁“剜心人”,此人阴险毒辣,利欲熏心。他的心中,埋着不可告人的阴谋,日益膨胀的野心扭曲了他的嘴脸。姽婳,就这样被他的继父送进华贵的王府,却与小王爷“烟雨”两小无猜、情投意合。烟雨,是那王爷的爱子,王府的少爷,隽秀飘逸,年少的他爱上了清纯的姽婳,并与自己钟情的女孩一起度过了一个个无忧无虑的日子。但春暖花开的日子总是会在瞬间化为虚无,皇帝的一道赐婚的圣旨击灭了这对璧人的爱情之梦。无奈之下,姽婳被正式册封为康王无尘的八王妃,她成了烟雨的母妃,偌大的康王府,凄风冷雨,流转的是无尽的清寒。“剜心人”的阴谋破灭,姽婳却错杀了烟雨的父亲康无尘,绝望的姽婳跳进了凝烟滴翠的莲池,烟雨将金步摇 了自己的身体,他们的魂魄将相伴飞去天国,持续着人间未了的情缘,携着前生今世的爱恋,让瞬间成为永恒,让爱成为一生一世的传奇。这篇小说的标题,姽婳后面一字“怨”,渗进了世间无数爱恨情仇,仿佛是在用血泪倾诉着一个弱女子的悲苦。作者用清丽的语言,营造了绚美的背景,设计了跌宕起伏的情节,那唯美的文字呈现着唯美的场景,令人久久不忍掩卷。一部绝美的小说,倾情推荐!【编辑:纷飞的雪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40815】
1 楼 文友: 2012-0 -07 16:48:52 姽婳在字典里是 女子的体态娴静美好 之意,出自宋玉的《神女赋》: 既姽婳于幽静兮,又婆娑乎人间。 在这篇小说中,姽婳是一个女子的名字,有着绝美的容颜。 只是女子,侍奉文字。
2 楼 文友: 2012-0 -07 16:54:24 幼年,父亲及家人共十五口惨遭恶人毒害,只剩下她与母亲二人在那场杀戮中幸免。母亲无力抚养姽婳,同时为报这血海深仇下嫁 剜心人 ,此人阴险毒辣,利欲熏心。他的心中,埋着不可告人的阴谋,日益膨胀的野心扭曲了他的嘴脸。姽婳,就这样被他的继父送进华贵的王府,却与小王爷 烟雨 两小无猜、情投意合。
烟雨,是那王爷的爱子,王府的少爷,隽秀飘逸,年少的他爱上了清纯的姽婳,并与自己钟情的女孩一起度过了一个个无忧无虑的日子。但春暖花开的日子总是会在瞬间化为虚无,皇帝的一道赐婚的圣旨击灭了这对璧人的爱情之梦。无奈之下,姽婳被正式册封为康王无尘的八王妃,她成了烟雨的母妃,偌大的康王府,凄风冷雨,流转的是无尽的清寒。 只是女子,侍奉文字。
 楼 文友: 2012-0 -07 16:58:07 剜心人 的阴谋破灭,姽婳却错杀了烟雨的父亲康无尘,绝望的姽婳跳进了凝烟滴翠的莲池,烟雨将金步摇 了自己的身体,他们的魂魄将相伴飞去天国,持续着人间未了的情缘,携着前生今世的爱恋,让瞬间成为永恒,让爱成为一生一世的传奇。 只是女子,侍奉文字。
4 楼 文友: 2012-0 -07 16:59:00 这篇小说,一字 怨 ,渗进了世间无数爱恨情仇,仿佛是在用血泪倾诉着一个弱女子的悲苦。作者用清丽的语言,营造了绚美的背景,设计了跌宕起伏的情节,那唯美的文字呈现着唯美的场景,令人久久不忍掩卷。一部绝美的小说,倾情推荐! 只是女子,侍奉文字。
5 楼 文友: 2012-0 -08 10:44:57 品文品人、倾听倾诉,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;
灵魂对晤、以心悟心,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。
善待别人的文字,用心品读,认真品评,是品格和品位彰显!
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、舒心、优雅、美丽的流年!
恭喜,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精华典藏。感谢您赐稿流年,祝创作愉快! 爱,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,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。
6 楼 文友: 2012-0 -08 1 :29: 4 沉浸在古香古色的文字,身心愉悦,美哉妙哉!为什么会有心痛的感觉
怎么治勃起功能障碍
海南治疗男科医院
友情链接
广州娱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