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电视

有一天晚上节能

2020-10-19 来源:广州娱乐网

有一天晚上,我迷迷糊糊刚睡着,听到外面“沙沙”响,隐隐约约还听见脚步的走动声。于是,抬头朝窗户那儿一看:只见从窗户外面伸进一只大长胳膊来,我看那长长的胳膊摸到炕边,就再也不朝前伸了,胳膊好像就那么长了。

那时,俺都睡炕。炕在北面,炕与窗户之间还有一块空地。看到那个大长胳膊,我真是怕极了!吓得我都不敢喘气。大长胳膊晃动着大手在炕边不住的摆动。我心想:反正是害怕,不如亮开灯,看看是啥物?于是,我亮开灯,看见那大长胳膊立即缩回去不见了。

那时,俺家是六间瓦房。俺公婆住最西面两间,俺小姑住中间,我住东头。这六间房子留两个门,俺东边两间是一个门口。西边四间走一个门口。

当时把我吓坏了,于是,我就大喊俺小姑子。俺小姑好像已经睡着了,直喊她,她都听不见。我又大声喊俺公婆,喊了几声,他们就过来了。

俺公公过来问我是咋回事?我说,爹,窗户外面有人。俺爹就顺手抄起一根木棍,来到窗下。俺家窗户前是一片晒台,离晒台两米处有一口水井,水井边上有两颗香椿树,树底下又分了些小树,都一堆堆的。俺爹用棍子扒啦着,也没看见人。

这时,我也亮开了灯,敞开屋门把头伸了出去。

俺爹说,没有人啊。我说,我看到那根大长胳膊从窗户伸进来,我一亮灯,它又缩了回去。

窗外,两米宽的晒台是用水泥铺的,其余院子里全是土地。

俺爹说,你是做梦吧?是神经错乱。可我还是害怕。于是,俺婆婆就把俺小姑叫起来,来和我作伴。

第二天,俺对象下班回来,我告诉了他。他笑着说,没想到你还这么小胆啊!自己睡个觉就吓的这个样子?俺对象说,干脆,这个班我也别上了,在家里包上几亩地,种地吧,到时守着你和孩子也放心。就这样,当年就包了六亩地,加上俺的口粮地,十几亩种地到现在。

到了第二天晚上,我自己睡觉还是害怕。想到头天晚上人的脚步声和长胳膊更是怕!细听,窗外还是‘沙沙响’。越是害怕越是朝窗户那里看,看了一阵也没看到,我想今天不能有了。知道没有也睡不着,还是看窗户。当月亮正对着窗户时,我又看到了那个大长胳膊。大长胳膊左右摆动,大手也在炕边直动,我真吓坏了!我想亮开灯看看是啥物?谁知道灯一亮,大长胳膊又缩了回去。就这样,我也不敢关灯了,吓得一晚上没睡。

到了第三天晚上,俺对象也不去上班了,在家里看看到底是啥?晚上,俺俩就不睡,等着看是啥?外面还是‘沙沙的响’等了好长时间也没来,正当月亮对着窗户时,那大长胳膊又出现了,还是左右摆动着。

俺对象就起身悄悄地出去了,只听“抽拉”一声,俺对象说:原来是你在作怪啊?吓得俺媳妇都不敢睡觉!这时,我也看不见那个大长胳膊了。

原来,头些天,俺家里的烟筒堵了,俺对象去拾掇烟筒。他就用井绳系上块砖头,顺着烟筒往下投。俺那井绳是用布条辨的,不是拧着。因为发姜时也用,这样的井绳不勒手,又软又好用。辨的井绳比较宽,头上又系着个大疙瘩,疙瘩头上还散着好几根布头。当时,俺对象收拾完烟筒后,没有接着抽下来,这井绳头就耷拉在窗户上,每当月亮照到窗户时,井绳的影子就进了房间,井绳被风一刮,影子也就左右摆动。你说,把我这胆小的吓得。好了,给你讲完了,笑死我了!

我上高中时碰到过这样一件事:一天晚上很晚了,我在里屋看书,二姐在外屋织毛衣,家里其他人,那天晚上出去有事接着看电影去了,都没在家。我和二姐在家里等着他们回来,好给他们开门。

那时候我们住的是筒子楼,一层楼各一个男女厕所,还有水龙房。我们家门外,左边斜对着水龙房,再往里就是厕所。右边斜对着上下楼梯的楼梯口。因为当年设计大楼的人不是内行,所以,上下楼梯口这一段地方,不管是白天、晚上都是哄黑,尤其是晚上,黑的伸手不见五指。

我们家三间房了,冬天冷,为了不冷,二姐把和最外面那间相连的屋门也关上了。

那时候还没有电视机,各家都关门睡了,楼上静悄悄的。突然,有个怪怪的声音传到屋里,吓了我一跳!我放下手中的书细听着。稍过了一会,又听到了这声音,我听出来好像是外屋发出来的,就到外屋问二姐,哪里出的声音?二姐也正放下手中的毛线活说,我也听到了,还心思是你那屋里出的声音。我一听,就紧张了,因为这不是从我屋里发出的。我和二姐说,咱别说话,再仔细听听。可过了很长时间,再也没出声音。我又回里屋看书去了,正看着,突然又听到了这声音,我赶紧从里屋跑出来,看着二姐。我们两人意识到了:这是从最外面那间屋发出来的声音。可大人不和别的姐妹都还没回来,家里就俺两人,俺两人心里都很害怕!二姐提出来,敞开通往那个屋的门看看,可我们两人都没有那个胆量了。我稳了稳神说,先别出声,咱再听听。

过了不多会,这声音又出来了,因为我和二姐都站在这个门边,很明显是从那间屋里传出来的,像是一个人颤颤的哭泣声。我问二姐,外屋的门你关上了吗?二姐说,头会,咱爹娘他们刚出去不多会,我看天黑了,就把门插上了。我说,那谁能在那间屋里呢?二姐茫然的说,不知道呀。

我鼓足了劲大声问:“谁在外屋?你是谁?”可没人回答。看没有人回声,我要开门。二姐一拉我,递给我一个小板凳,她拿着一把扫帚。我一使劲,突然把门打开了,同时大声喊:“谁?!”二姐赶紧拽开那间的灯,一看:什么也没有。这间屋本来是厨房,因为家里人口多不方便,就在里屋做饭,这里按上铺,爹娘就住这间。我和二姐满屋找了半天,连铺底下都翻看了,什么都没有,就想回到里面房间,就在这时,又听到了那个怪声音了,把我和二姐吓得一哆嗦!

因为太近了,就像在身边,可眼前什么也没有。我们两人正愣在那里听着,声音又连着出了好几声。这次,我稳着神听明围绕各处结点、景观白了,声音是从门外的实践证明了这点在今后利益分配、权利划分中走廊里传来的。我回头和二姐说,二姐也听出来了。看出来她很害怕,她虽然很害怕,还是冲到我前面,手中拿着扫帚说,我出去看看!二姐从小就疼我,她是怕别有什么伤害着我。我看到她瘦弱的身体,还带着眼镜,就一把把她拉到我的身后说,我开门!其实我也很害怕,但还是鼓足了劲,把门插管轻轻的打开,使劲把门敞开一看:外面一片漆黑,什么也看不清。敞开门的灯光,就把眼前里照亮了一些,左边的水龙房,里边的茅房都是一片漆黑。再看右边的上下楼梯口,走廊更是哄黑。我站在门口到处看了看,又大着胆子,走到楼梯口处,朝着漆黑的那里喊:“你是谁?干什么的?你给我出来?”可都没有回声。身后的二姐拉拉我说:“要不,回去吧。”我和姐说,刚才听着好像是这里发出的声音。

正在这里说着,又听到了这声音,是从我们身后屋里发出来的。吓了我们两人一大跳!我和二姐赶紧回到屋里,可还是什么也没有。这时,我们两人都顾不上害怕了,因为不知道这声音来自哪里?把我们的注意力都给紧张的提起来了。停在外屋,我们两人这里看,那里看,正在找着,那声音又响了,就在我们两人眼前。二姐说:“怎么就在耳边,就是看不到。”我急声说:“你别说话,再听!”过了不多会,一连响了几声,这下我听明白了。

原来是:墙上,爹搭了一个搁板,上面放着暖壶。是暖壶盖让热水气顶的,不时地发出了这种声音。因为晚上静,又关着门,声音格外大,也传得远也瘆人,也把我和二姐下了好一阵子。我和二姐又把暖壶盖拿开重新盖好,看着它不再出声音了,我和二姐说笑了一会,关好了门,她还是织毛线活,我去看书了,等着家里的人回来,好给他们开门。

深深感谢我潍坊的友给我讲的发生在她年轻时的故事,同样,这一次,我也没做小说手法的处理,把她的原话搬进了小说,我想你会喜欢吧。快乐的祝福送到你身边!

共 2961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两个小故事,精彩,刺激,甚至有点诡异。但是,一切害怕都是自己心理的作用,世界上本就没有鬼。最后哈哈一笑,成为为笑谈。文章语言顺畅,叙述清晰,生动,绘声绘色,很值得赏读!力荐!【:雪里红梅】

1楼文友: 11:52:25 问好朋友!欣赏精彩的文笔!祝写作丰收! 我把心语诉诸于文字,留下我在这个世界的足迹。

回复1楼文友: 1 :52:10 深深感谢你的,你辛苦了!为你敬茶!美丽的祝福送到你身边!

茶叶店加盟
太极集团党委书记李阳春参加第五届双品汇“品领时代”主论坛
软肝需要全疗程用药吗
友情链接
广州娱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