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电影

补天道七三四巍巍两界山赫赫龙虎啸节能

2020-10-27 来源:广州娱乐网

补天道 七三四 巍巍两界山,赫赫龙虎啸

去时匆匆,来时款款。

不急不慢的回到北方世界,孟帅等人受到了八大山庄的接待。

将在一元万法宗的事情告知各位庄主,包括焦青山在内的庄主一起松了口气,道:“没出什么事情就好。”

将宝镜交回,孟帅道:“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去西方?”

茹慈道:“根据以往的成例,要给一个月的时间,让西方世界布置试验,只要在半年之内完成就可以。你们把名单交给西方了吗?”

孟帅道:“会上交过去了。东方的名单我们也带过来了。”

五方轮转的名单以宝镜为准,向下一步目的地交付名单,多是出于礼节目的。茹慈接过名单,道:“自名单到目的世界手中为准,一个月时间为期。你们准时赶到北方世界与东方世界的交界线上,西方会有使者来接,跟着西方使者到达龙虎山,在宝镜确认名单之后,轮转才正式开始。”

孟帅听得头大,道:“这么麻烦?”

韩摩道:“你以为?这五方轮转不是儿戏。你们还罢了,只需要赶路,听从下一方世界安排,我们还要布置迎接东方弟子来访,更加麻烦。”

孟帅想起一事,道:“东方来的弟子可是挺厉害的,有三个混元期,其中一个在混元期中都是佼佼者。各位庄主要小心了。”

茹慈道:“那是自然,东方世界么,自然强大。不过不是我们小心,我们也不适合做守卫者,守卫者的年纪,必须要在百岁以下。这还是新的规则,以前都是五十岁以下,千寒你们几个,以往都是要留下来做北方守卫者的。”

姚凌波突然眼前一亮,道:“莫不是要把白叔叔他们请回来?”

孟帅疑惑,茹慈道:“正是,要把老三杰他们请回来。”

孟帅这才恍然,北方世界的三杰,足有三代。玄彻他们是年轻一代,宋千寒他们是中间一代,还有第一代老三杰,被称为“风雾霜”三位合一。

这才是打了小的,又来老的,三杰又三杰,往上翻了几翻了。

老三杰那一代,比中三杰和少三杰之间差的更多些。至少早了三十年以上,恐怕都接近八十了,当然对先天武者来説,这还算半个年轻人。因为年纪差距,现在这群弟子都是听着老一代的名字长大的,像崇拜偶像一样崇拜他们。

白无青是老三杰之“烈风”白启的侄子,自然更加兴奋,道:“叔父回来,叫他好好刁难一下一元万法宗的混蛋。”

茹慈摇头道:“我们北方世界,不做这样小肚鸡肠的事情,不然岂不是和一元万法宗一样?何况如何测试,也不是我们能説了算的。”

孟帅问道:“那是谁?堂尊他们?”

茹慈道:“是宝镜。宝镜选择测试地diǎn,我等可以设置规则,不过还要宝镜认可。不然大家都乱设规则,叫你们一人战胜一个混元期,还通过什么测验?一元万法宗这样的地方,岂不早就乱来了?”

孟帅diǎn头,道:“也是。宝镜比我想的智能多了。”

茹慈道:“你们也是一样。到了西方之后,接引使者会先确认名单,然后当面让宝镜选中测验地diǎn,定制规则,公开宣布。一切都要按部就班,谁也不能胡来。你们也要看好了,凡是不按规则来的,切不可妥协。你们是受到宝镜保护的,不必怕他们。”

孟帅道:“宝镜会保护我们?谁敢伤害我们,会有护体神光保护么?”

茹慈道:“这倒没有。不过杀了你们会遭到天谴,他们不敢放肆。”

孟帅登时冷却,暗道:“我对我死之后谁来给我报仇,倒不怎么在意。”

茹慈道:“你们先不必担心。这回的路线不错,第一站是西方。西方和我北方一向交好,不会怎么为难你们。等到一关关过了,到东方至少是一年之后的事情,你们在轮转的过程中自然也有成长,有了更足够的底气。再回一元万法宗会比现在更加应付有余。”

韩摩皱眉道:“不过以前西方之主蛰伏不出,我们只跟龙虎下院打交道,和西方之主没什么交情。近几年他倒是越来越活跃了。听説此人行为怪诞,性格乖僻,或许藏有什么祸心,你们自己注意。”

孟帅脸色一黑,道:“不至于。”

虽然和便宜老爹不亲,但不代表孟帅能忍受别人随意指摘孟会凌,何况孟帅相信这一趟断不会有什么危险。在龙虎山这半年,算不得什么危急考验。

当下孟帅又回山一趟,拜见了林岭,説明自己要启程,且将五方轮转的事情禀报一番。林岭虽然説自己不管五方轮转的事,但也不能完全置身事外。至少宝镜不认人,到时候选择试炼之地,若好巧不巧,选在了冰峰,难道林岭还能拒之门外?

林岭和孟会凌关系不错,也有书信和礼物让孟帅带上,连尚素天也让孟帅带了表礼。孟帅就留在雪山上,照常修炼半月,才再次下山。

临下雪山时,孟帅回头看了一眼如在云中的空峰,终于没有上去。他知道自己和空峰以及里面那神奇的空之塔尚有缘故未了,但不是现在要解决的,等他五方轮转结束,实力更进一步,或许才能再次前去一探究竟。

到了集合之处,众人已经等在那里。八大山庄的庄主以及北方耆宿前辈,也前来相送。孟帅在其中见到三位生面孔,看起来都不过二十许人,混元期修为,风度出众,锋芒内藏。其中一人与白无青有五分相似,想必就是老三杰,北方世界第一代的天才人物。

暗自称量了一下,孟帅觉得他们至少在丁蜀立之上,可还不如段凌夜,不知比段凌夜以下第二人如何,当光凭他们三人要挫尽东方锐气,恐怕还远远不够。

只是他人都要走了,怎能説丧气话?按照礼数辞别了各位前辈,背负着北方的希望,孟帅率队离开了北地。

乘坐雪橇大车,一路南下,不过两日便遥遥看见了北方和西方的界线。

西方也是以山地为主,山势巍峨,比雪山还峭。其实除了中州,四方世界都不是一马平川,不过山势风格各有不同。像西方的山峰就显得苍凉遒劲,峭壁突出,怪石嶙峋,猿猴难攀,飞鸟不度。

北方和西方的界山便是如此,远远看去,如一道道石柱直插入云,直上直下,除了中间开凿的小道,再无丝毫通路。

孟帅不禁叹道:“噫吁戏,危乎高哉——”若不是把语文课丢的差不多,这时早把蜀道难背出来,倒也大体对得上。

白无青笑道:“好一座高山,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。我记得宋木头来过西方,那时你是走这条道么?”

宋千寒道:“也不算来过。我曾经在西方边缘之地,和一个龙虎下院的年轻人动过手,当时不分胜负。不过始终不曾正式跨过龙虎山界,也没走这界山。那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。那人也算龙虎下院的一个后起之秀,説不定已经是西方这一代风云人物。不知这一次能不能见到?”

白无青道:“这么説你们是不打不相识,化敌为友了?也好,有认识的人方便些,总比两眼一抹黑强。”

宋千寒道:“化敌是化敌,为友还谈不上。不过三十年一别,我还挺想见他的。”

白无青道:“孟公子你呢?我记得你和西方使者关系不错,以前来过没有?”

孟帅笑道:“我也是第一次来,不过跟这边关系还不错,算有些门路。”以前两人关系生疏,孟帅自不会説自家的事,不过经过这一段时间相处,同在一个队伍,相互之间便放得开了。虽然孟帅不喜欢拿自己出身説事,但有些事也不必特意隐瞒,説笑道,“这回来就不用和东方那么紧张了。跟我一起去占他们便宜去。”

白无青笑道:“那敢情好。走后门的事儿,谁不喜欢?”

姚凌波瞪了他一眼,道:“别得意忘形了啊,别跟人家找麻烦。”她又问孟帅道,“您认得西方之主?知道那位是什么样的人?”

孟帅正色道:“你们别被传言惊吓,其实他老人家人还不错。”心里补了一句:就是脑子有diǎn问题。

正説着,只听一声虎啸,远远从界山上传来。

众人心中一凛,宋千寒更是血液生凉,不由自主的响起了之前钟少轩用过的“虎豹雷音”。虎豹雷音带有天雷之威,已非凡间山林虎啸可比,可这一声虎啸中的威势,竟与天降雷音不相上下。

虎啸声平息,余威犹在,众人心中渗然,一时竟无还是做的外链人出声。

白无青道:“好厉害……”

话音未落,突听有一声长啸响起。

“吟——”

刚刚那声虎啸,只是钻入耳中,这一声长啸,却仿佛从心底响起,震颤之感从心头一直涌上头脑,震得骨头酥麻,浑身震颤。众人做好议提案工作 今年初以来不由自主的抬头,往九天云端看去,因为在众人感觉中,那高高在上的青云,才是那一声长啸的归宿。

过了好久,众人才反应过来,宋千寒道:“龙吟?怎么会?莫非西方之主在此?”

九个月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
先声药业港股上市
白城白癜风医院在哪
友情链接
广州娱乐网